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敬一丹:我在江西理工遇到你

2016-6-13 12:54| 发布者: 15236011131| 查看: 1513| 评论: 0|来自: 江西理工大学官网

摘要: “沉淀下来的,是我所珍视的各种遇到。这既是个人记忆,也带着时代的印痕。”6月7日,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携新作《我遇到你》做客我校八角讲坛。晚上19时30分,敬一丹微笑着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齐耳的短发,白色衬 ...
   

       “沉淀下来的,是我所珍视的各种遇到。这既是个人记忆,也带着时代的印痕。”6月7日,央视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携新作《我遇到你》做客我校八角讲坛。晚上19时30分,敬一丹微笑着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齐耳的短发,白色衬衣,透着主持人的智慧与干练,却又不失邻家大姐的亲切温婉,大家又听到了《焦点访谈》里那个熟悉的声音。
  
  长长短短20年
  主持人:敬老师,我们都知道,在这里能见到您是因为《我遇到你》这本书,我们也很荣幸能在理工大学遇到您,您能跟我们谈一谈这本书的名字为什么叫“我遇到你”吗,这个“你”应该有很多含义吧?
  敬一丹:之所以叫这个书名,是因为作为记者,作为一个电视人,职业让我有了这么多“遇到”。假如不是有了这些“遇到”,我今天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作为一个电视人能够遇到那么多人,是有缘、有幸。“你”指我遇到的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是我喜欢的,并且适合的。我遇到了这个职业,同时这个职业在多变的时代是很有作为的,换句话说就是多事之秋是成全媒体,成全记者的,我正好赶上了。二三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上到下的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记者来说都是可以报道的,这就给了我一个施展空间。还有,我们做电视可以做各式各样的节目,我恰好遇到了《焦点访谈》,这是我心底里喜欢的栏目,这都是一种遇到。还有我在采访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比如赣州。我以前匆匆地走过赣州,在兴国,在瑞金采访过很长时间,这次终于来到了赣州,这就是一种遇到,遇到就是缘分。茫茫人海,我怎么就遇到了你?一定是有一种缘分,比如今天。
  
  主持人:在您做过的这么多节目当中,《焦点访谈》应该是几乎贯穿您的整个职业生涯,而且也可能是最为我们观众所熟知,认可程度最高的一个节目。您在形容《一丹话题》时用了一个短语叫“永远一岁的女儿”,那您又怎样来形容《焦点访谈》呢?
  敬一丹:从职业的角度来讲,《焦点访谈》使得我成为今天的我,如果我不是遇到它,可能我就是另外的样子。我的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段是和《焦点访谈》一起度过的。如果说人生有一个华彩乐章的话,那应该是职业生涯;如果职业生涯中还有一个华彩乐章的话,对我来说就是《焦点访谈》。遇到《焦点访谈》前我做经济节目,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内心真正的冲动是什么,让我持久地保持职业的热情是什么。而《焦点访谈》开办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栏目旗帜上写着四个字——舆论监督,它有足够的吸引力,让我放下熟悉的经济节目,投入一个舆论监督节目。在《东方时空》和《焦点访谈》开播以前,舆论监督这个词在很多地方是生词,舆论监督是怎样一种力量对于很多人来说相当陌生。《焦点访谈》以电视这种通俗的方式走进千家万户,让千家万户知道了我可以这样维护自己的利益。《焦点访谈》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这样:它通过年复一年的努力,通过一个个个案,把舆论监督这个词在中国从生词变成熟词。我们今天看到的,当年的《焦点访谈》一花独放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而现在舆论监督遍地开花,这是一种进步,而我能参与电视上升期的这样一个实践,参与这样一个改变中国民主法制环境的实践,我很有一种职业的欣慰感。我们说,一生因为一事来,在职业生涯中总该做一件事,让自己晚年的时候都会微笑的事,如果真有这样的事的话,我在《焦点访谈》的实践就应该算是这样的事。
  
  和谁一起,很重要
  主持人:在您的书中有这样一段话,“白岩松敬一丹一出来,出事了;水均益一出来,出国际大事了;小崔一出来,世界其实没什么事儿。”通过这段话,我们能看出四位老师之间的关系应该是非常亲密的,如果让您在他们当中选一位做您的搭档,您会选谁呢?
  敬一丹:我不能选择水均益,因为他英语特别好,他专门做高端访谈,属于国际视野,而我适合走基层。我和崔永元也不能搭档,因为他说了上句之后你猜不出下句是什么。他很聪明,但是他的聪明不是刻苦学习来的,而是天赋。崔永元总是用一种举重若重的表达方式,用他特有的、独具个性的方式把事情表达出来,但是他的轻松愉快都是表面的,他其实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所以我最合适的搭档是白岩松。我们俩搭档主持了《感动中国》14年。他学新闻,我学播音。他很主动,很有传播欲望,所以白岩松是在新闻前沿坚持最久的搭档。
  
  主持人:敬老师,您在书里面说您的性格比较温,可能和白岩松、崔永元他们尖锐的性格不同,您在《焦点访谈》这么尖锐的节目中如何做到和您的性格平衡?
  敬一丹:温不是温柔。其实我也想尖锐,也想很有锋芒,但是总会受性格的局限,让我无法改变。我在这个栏目里慢慢认识到,我靠近这个节目,并不是说完全从性格上,从表达手段上靠近,而是应该从本质上靠近。我没有那么锐,但我也不是一个让人轻松的人。我对那些痛苦的,阴暗的东西还是很敏感,这种敏感的表达是通过隐痛的方式而不是刺痛的方式。《焦点访谈》不是给人带来快乐的节目,是让人感觉到痛苦的,让人保持痛感的,如果人们对这些不如意的地方不保持痛感的话,我们的机体就会很危险,如果麻木,如果视而不见,我们整个机体就会有问题,所以媒体的作用,《焦点访谈》的作用就是要提醒大家,这里出事了,这里还有问题。
  
  每年春天与好人约会
  主持人:我们很多人都曾被《感动中国》中的人物感动过、动容过,但现在网络上,包括您在书中也有提到,在微博上有留言说“感动,有用吗”,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敬一丹:我们现在都为我们所见到的一些风气、一些现象而忧虑。这种时候我就在想,人们之间有很大的一种距离,存在着很多的鸿沟,人们的道德面对着众多叩问。《感动中国》的作用,不是立竿见影的,不是说我们今天有几个感动中国的人出现,明天的社会风气就会有变化,我还是很看重它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存在。至少,在看到了那么多失望之后,你还能看到希望,尽管有那么多的不容易,但是这些人让我们看到有价值的,有信心的事物存在。我在《焦点访谈》一直看到的是阴暗面,幸好,我遇到了《感动中国》,我看到了温暖、光明、善良,让我更有力量面对那些阴暗。《感动中国》,我最肯定的价值,就是它是给我们信心,在一个我们经常感觉混乱的时候,这些很单纯的人给我们一种信心。如果没有这种信心,我觉得很危险。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的这些感动中国的人物,他们都分布在祖国四面八方,各行各业影响着周围的人,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坚持的过程中一定会遇到最困惑,或最无助的事情。敬老师您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在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不顺心的事情?
  敬一丹:我们《焦点访谈》刚刚开播的时候,所有的同事都遇到过郁闷。比如说,我们带着一种舆论使命做的监督节目却不能播出,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播出。那时的中国,舆论监督是一种新力量,反舆论监督很强大,它对我最大的伤害是我的职业信念。记者就是和大家一起接近真相,当我们了解到真相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播出的时候,我们极其郁闷。当节目不能播出时,我们的工作手册给大家这样的建议:第一放弃自杀的念头;第二洗个热水澡;第三去问问头,还有别的选题吗?这三种方法就是告诉你要找到一种适合你调整心态的方法。每个人都会遇到不顺心,但是你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调节方法,然后为了理想坚持下去。
  
  敬一丹认为自己很幸运,在广播发展最好的时候入行,并亲历了电视的黄金时代。然后一个行业不能长时间后无来者,能遇到也是幸运。正像《我遇到你》一书中写到的那样:“斗转星移的岁月,熙熙攘攘的世间,会遇到什么?得有多少恰好,得有多少偶然,才能遇到,这就是缘分。如果,不是那一年,那一天,遇到那样的人、那样的事,我也就不会是今天的样子。”访谈的最后,她还建议我们在校大学生,要做一个善于沟通的人,要多一些交流意识,这是一种素养的要求,它一定会为你的专业增加一些特别有力的力量。(张彦杰、潘晨、张梦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江西省、工信部、教育部共建江西理工大学

Archiver|手机版|江西理工大学树人网 ( 赣ICP备07002945号-1|给我们留言

GMT+8, 2017-9-26 20:37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