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不曾离去,何问归期(上)

2016-10-1 22:09| 发布者: 孟令钰| 查看: 2123| 评论: 0|原作者: 冰皮

摘要: 他拿起心经,脸色顿变,这泠音到底要给他多少个惊讶,这心经若是让武林人知道,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的争抢吧。他越来越好奇这个泠音公子了。
  彦冰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来时周围已暮色笼罩。
  痛,是钻心的痛,全身都痛得无法动弹。他强忍着一口气,微微移动了手掌,仅这轻微的动作他也用了很大的气力。手掌推至丹田。
  此刻他真要仰天长笑一番,想自己武功高绝,被推为武林盟主。今日却是被追杀至这江湖死地寒音谷中,经脉寸断,内力全失。而这一切,都是那朝廷以小人之道造成。
  忽然,周围草从有轻微动静。全身绷紧,寒音谷被称为死地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到处是毒物横行,机关陷阱。之前自己昏迷时,有冰魄剑气护体,此刻剑的灵性也消失殆尽,他不得不小心。他还要活着回去向朝廷要个交代。
  一念至此,他眼神变得凌厉,屏住呼吸。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紧握冰魄。多年的江湖经验在此刻体现。
  “我劝你还是放下那把破剑吧,一个内力尽失的废人,哼!”那一声哼是有多么不屑,而彦冰却无力反驳,因为他现在确实如废人一般。
  许是周围昏黑,他又身体虚弱,眼前的人:眉目俊朗,一身青衣,清瘦飘逸。刚才的声音也是嘶哑暗沉,使此人显得雌雄莫辨。
  泠音微抿双唇,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神情,不管地上的彦冰是何想法,只开口道:“要想活命就爬起来,这里晚上会有毒虫出没。”说罢,也不多看他几眼,扔下一瓶碧莲丹,便往回走,身形略缓,有意等后面的人跟上。
  彦冰几时受过这般轻视,然而等他拾起那小瓷瓶,打开便闻得浓郁奇香,精神为之一振。他就是再好奇,也知道此刻不是多话的时候,略一思索便服下药丸。
 
  这药入口即化,气力似乎重新回到了身体,便加快脚步追赶前面的人。一路上都在想:这寒音谷本在江湖极具盛名,谷主泠景一手堪称与阎王抢人的医术,据说只有他不想救的鬼,没有他救不了的人。谷主很久以前为寒音谷造下名声后便云游天下,消失于江湖。
  而户主留有一弟子,号称泠音公子。此人比之师父更加冷漠自负,每年只救三人,诊金万两一次。此规矩刚立在谷口时,众人皆以为这泠音是太轻狂自负。
  可泠景消失三月之后,碧血山庄的庄主夫人中神秘人一催心掌,危在旦夕。无奈只好急忙送往寒音谷,而他的侍女出谷后只问了句:一万黄金可有带,庄主气极,却还是命家丁送来诊金。这才得以让夫人进谷。而他只能守在外面,一天一夜后,夫人被送出,虽是睡着,但脸色红润想来无事了。
  江湖众人这才信泠音公子的本事比泠景有过之而无不及。谁都知道,这催心掌就是内力深厚之人中掌也是小命危险。一时间泠音公子名声大噪,他的规矩也被人看作是实力的象征。
  不过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当年寒音谷与江湖上的阴阳道发生过节,泠音公子和其侍女皆消失于江湖,据说已被暗地处死。不过这谷还是无人敢闯,因为这里地形太过复杂,又暗含奇门阵法,毒物聚集。这才有了自己进入此处却没人继续追杀下去。
  “你今晚就睡在此地,不要随意走动,不然我也护不得你安全。”又是一阵低沉嘶哑之音,借着微弱的月光,彦冰这才稍看清此人的的相貌:眉目清俊,蓝带束发。他心念一动,此人会是谁呢?
  “在下武林盟主彦冰,不知公子是哪位?”他看此人束发,又清瘦身形便以为是男子。
  “泠音”如此清冷的回答,却也在彦冰的心中砸下一个大洞。她自知世人如何看她,也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一连几日,彦冰都待在这个木屋中,那泠音每次来都只送些吃食,不与他讲话。他的那瓶药丸也早已用完,勉强恢复些气力,想挥剑重练招式。可自己一旦挥剑,一招不出便已痛跌在地。
  今日,他呼吸吐纳完毕,又拾起冰魄,却一次又一次的跌落在地,手臂颤抖不停。累得满头是汗。身上衣服混着血腥味和汗味,无暇顾及。他只想自己如此废物,如何去寻仇。
  “你想恢复经脉么?”她推开木门,清冷的声音响起。那天阳光似乎跟随她的进入,倾泻而入,光影朦胧,可她眼波流转竟有直视入他心扉之意,他的心就如中了魔佂。
  好像她的话便是一道破开近日阴郁的阳光,他知道她是曾经医术无双的泠音公子。就算是经脉的治疗,他也能做到治愈。再无他话,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条件?”他知道此人不会随意替人救助。
  “我会帮你恢复受损的经脉,但你要替我杀掉一人。”平日话极少的泠音此刻却说了很长一句话,可见此事的重要性。她继续开口道,“李元承。”
  此人乃朝廷爪牙,东厂厂长,为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心狠手辣之辈。当年阴阳道杀入寒音谷便是此人在背后指使。
  阴阳道,江湖中邪恶作乱之人所联合的一个组织。他们神出鬼没,每出现在一个地方,必要赶尽杀绝,江湖正义之士也是难以讨伐他们。
 
  “你跟随我来。”泠音顺手又扔给他同样的一个小瓷瓶,“这是碧莲丹,温和补气。”
  彦冰心中大惊,自己身受重伤这几日能起身活动,原来服食的乃是早已绝迹江湖的碧莲丹。
  这碧莲丹从用料到制作皆是废心废力。这药丸对人体是百利而无一害,练功之人若服食它便增得十年功力,这重伤之人食用一颗便暂可护住心脉。
  她竟如此痛快的扔给了自己,彦冰此刻心思一片复杂。落难之时竟还有人肯帮他,虽说存在利用之态。说不清他到底是为何,忽然很想了解此人,这些年到底如何度过。
  “注意脚下。”泠音声音有些微恼,此人心绪如此不稳。可经这几日观察,他还是比较克制的,意志还算坚韧,而且她没猜错的话,他们算有共同的仇人,不是朝廷那等阴险小人,谁会断人经脉,谁又能害得了武林盟主。所以她才让他帮自己报当年之仇。
  彦冰这才尴尬的注意到自己低头想事,没发觉的靠的近了,竟差点撞上前面的人。他闻到一股混和的药香,似乎还有更深的香味。竟心神微荡,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好让自己清醒些。
  他这才注意到周围又是一个奇阵,暗暗记住生门出口,如此走了好几个阵法,忽然闻得一阵硫磺的气味,似乎又夹杂着药草的味道。不远处竟是一个温泉药池,中间石头嶙峋,里面漂浮着许多草药的叶片根茎。
  “你每天下午来此地泡三个时辰,其余时间不得到处乱走,每三天我为你推活经脉一次,再修炼这本心经。”泠音说完,一把推下毫无防备的彦冰。
  看见这平日眉头紧缩的男子,此刻却在药池扑腾上下几番,呛了几口水,一脸狼狈 。泠音竟有恶作剧成功的好笑心思,嘴角微扯,看来自己这些年是太过无趣啊,转身离去。
 
  彦冰怒目而视,平日行走江湖的谨慎到了这里竟然卸下防备了,是自己武功尽失还是他逐渐的相信这泠音公子呢?心里也不再矫情,脱下衣服,全面的吸收药效。
  泡在这药池中,全身都变得火热滚烫像是有千万之蚂蚁噬咬着,强忍着痛感让体内杂乱的真气导出经脉。水汽升腾,日暮将至。彦冰起身,旁边石头上已放好一件青袍和一本《般若心经》。

 他拿起心经,脸色顿变,这泠音到底要给他多少个惊讶,这心经若是让武林人知道,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的争抢吧。他越来越好奇这个泠音公子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江西理工大学树人网 ( 赣ICP备07002945号-1|给我们留言

GMT+8, 2017-9-26 20:47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9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