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一把辛酸泪,满纸荒唐言(再读《红楼梦》有感)

2018-3-18 15:05| 发布者: 谭庆玲| 查看: 250| 评论: 0

摘要: 已是半夜十分,听窗外雨声车声混响,滴滴哒哒,难以入眠。不觉想起今日刚刚读完的《红楼梦》,心中甚是感慨。恐明日事情繁多,扰乱思绪,便也想匆匆荒唐言,以记录此时此刻的心情。《红楼梦》如一曲流觞,弹奏之人想 ...

已是半夜十分,听窗外雨声车声混响,滴滴哒哒,难以入眠。不觉想起今日刚刚读完的《红楼梦》,心中甚是感慨。恐明日事情繁多,扰乱思绪,便也想匆匆荒唐言,以记录此时此刻的心情。

《红楼梦》如一曲流觞,弹奏之人想弹奏人间最美之绝唱,或激昂,或委婉,或柔美,或低沉……怎奈人心复杂,世事坎坷,变故颇多,最终世人听完却是两眼湿,肝肠断。美像泡沫一般幻灭在空中,无色无痕,无影无踪……

看完结尾虽伤痛较多,却也有所安慰。作者最终还是愿意给世人一丝丝空隙去看到贾家的未来。贾兰为人厚道、正直、认真刻苦,况已高中,不枉李纨一番苦心。巧姐儿也经刘姥姥庇护,未遭恶人贩卖,终嫁得一本分人,未来日子也不会如迎春般凄惨。宝玉虽走,独留宝钗一人,但却也给王夫人、宝钗留下一孩子,聊以自慰。袭人也嫁给蒋玉涵这一好夫君,恩爱有加,以后生活定不会差。香菱也最终苦尽甘来……


但多少风流才子佳人为宝黛之间的爱情惋惜,叹息。宝玉说:“任若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黛玉临终之前却未能与之相见。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若真的黛玉嫁给了宝玉,依她那柔弱之体终能熬过几个春秋呢?徒添伤感而已。况黛玉生性古怪,如何能与这个大家族共处?处理好各种关系?我不敢去想黛玉真的嫁给宝玉以后的生活,怕是文学撞上了现实,也要臣服于它罢了。如此甚好,留给人们一个美的幻想,把记忆永远停留在潇湘馆,留在花前月下,留在黛玉凄惨的琴声之中。

且说宝钗,有胆有识,为人处事有理有据,我心中对她佩服有加。自古女子大多数柔弱,娇羞,感性占据大部分。而她却不是,总是能照顾别人的感受,处处显示出理性,怪不得暗自惆怅不是男儿身?若真的是男儿身,命运也不该如此。

宝玉,我对他的初感是善良,总是能为身边丫鬟考虑,也能同情弱小。想来正如现在未经世事的我一样,总愿意相信社会是美好的,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因为现在的我如他一样,有人庇佑。从小便被贾母捧在手心里的他,不知世事冷暖,人心是非,当然如此。作品的最后,他的性格越来越让人估摸不清了,满口荒唐语,他早已脱离了现实世间了,与世人格格不入。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王熙凤也是可悲可叹 ,于她,我亦是爱恨交加。“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亦有绝色之貌,为人处事圆滑,情商极高。怎料她竟是如此蛇蝎心肠,不免让人暗自伤感几番。平日为人也是处处刁难他人。尤二姐生性善良,也愿意倾心以对之,无奈她设计陷害,让二姐生时遭人挤兑;死时凄凄惨惨,无人问津。幸得平儿,这一温柔善良之女,如若不是,恐巧姐儿也遭惨境。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大观园里众多女子都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怎奈人生如浮萍一般,漂浮不定。上一秒巧笑眉目,下一秒说不定便以泪洗面。

迎春之苦,亦如大多古代女子一般,“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终落得萧瑟黄泉路。元春看似体面风光,可世人哪知深宫之中的苦,更与何人说?探春远嫁之时,让我想起昭君出塞,“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虽气势壮阔,可毕竟是一女儿心啊,凄凄惨戚戚矣。本以为湘云可免此遭遇,遇一好夫君,但岂知夫君命短,只能孤独一生。宝钗嫁给宝玉,虽金玉合璧,但宝玉性情时变,不参世事。后来宝玉一人出走,独留宝钗,可叹可悲!故有惜春看透了世俗男女之情,求得众人,带发修行,了此一生。

小姐亦如此,更何况众丫鬟,鸳鸯,香菱,紫鹃,袭人,晴雯,芳官众人哪能安此一生,幸福安逸。受人颜色,有苦难言,命运沉浮亦不在话下。

要说贾府中的男儿,也是令人唏嘘不已。贾政倒算得上正人君子,只是忙于奔波在外,对儿女缺少实在的管教。其人倒也忠正,只是性格中含有懦弱的成分,让下人打着他的旗号在外为非作歹,坏了名声。贾琏,贾珍,贾蓉更是色胆包天,利欲熏心。到后来东窗事发,落得一败涂地。家业庞大又如何,没有后代兢兢业业去守护。终是过眼烟云,一指弹沙。

最爱的人物莫过于贾母,她是家族的凝聚点。她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对孩子都是疼爱有加,百般呵护,让我不自觉想起自己的奶奶。最让人佩服的是这样一位女子,在家族衰落时,能够临危不乱,把自己的财产合理分配,实乃可敬!做女子如此,便也不算辜负此生。

红楼之曲终将谱完,但却让人难以忘怀,从此心中便有一处只属红楼。此书规模浩大,句句珠玑,故有今人所创“红学”。诗词佳句实为人们研究之典范,小女读之,仍有疑惑,后定当再翻阅一遍,细细研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江西理工大学树人网 ( 赣ICP备07002945号-1|给我们留言

GMT+8, 2018-7-23 07:51 , Processed in 0.138017 second(s), 18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