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常有人告诉我,走那些少有人走的路

2018-5-7 17:26| 发布者: 李林励| 查看: 459| 评论: 0|原作者: 韩大爷的杂货铺 |来自: 中国青年报

摘要: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非常感谢一种常在我耳边出现的声音。它们分别在不同的时段由不同的人说出,但它们都可以归结成一句:这事不一定能成,但我还是建议你,去试一试。01小时候家里穷,心里也挺自卑。每到年关当口, ...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非常感谢一种常在我耳边出现的声音。


它们分别在不同的时段由不同的人说出,但它们都可以归结成一句:这事不一定能成,但我还是建议你,去试一试。


01

小时候家里穷,心里也挺自卑。每到年关当口,父母就会带着我去一趟县城,买点年货,顺便也逛一逛。


但凡走到任何一家装修稍显华丽的店面门口,我都不好意思进去,我知道进去了也买不了什么,还要遭售货员一阵白眼。


父亲则比较放得开,更愿意逛,他拉着我说:“走,进去看看。”


我往往都会畏缩地在冷风中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别了吧,进去也不一定买,挺丢人的,万一……”


父亲听到这里,会立马把话接下去:“说,接着说,万一什么?”


这倒是把我问住了,是啊,万一什么呢?我一时真想不出来。



父亲帮我说:


“万一发现东西太贵怎么办?是吗?贵的话咱可以不买啊,等有钱了再买呗。


万一人家冷笑翻白眼怎么办?是吗?凭什么冲我们翻白眼,不买东西,还不允许看看了?还有万一什么?还能怎么样?要了咱的命不成?”


经过父亲这般分析,我深觉有理,是啊,最坏的结果,总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吧。


“那咱……推门进去?”


“对,推门进去!”


现在想来,父亲给予我最大的财富,便是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了,从那之后,有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我都会先给自己一分钟的时间。


直接想想如果做了,最坏的后果是什么,以及,自己能否承受得住,但凡可以,必做无疑。


02

刚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在理科重点班。我们学校重理轻文,理科升学率勉强算可以,至于文科,根本就没法提。所以高一就读于重点班的孩子,高二肯定都会选择读理科的,谁选读文科,那简直是脑子进了水。


嗯,我便是脑子进水的那个。


在提交文理分科志愿表的时候,两个重点班,100名学生,选择学文的,只有3个,若是精确到男性,则只剩我。


我们分班时恰逢毕业班刚参加完高考,传回来的战报是:文科生里只有一名学姐过了一本线,还是复读的。


当时,我知道,如果我选择了理科,怎样也会考上个普通本科,将来找份还可以的工作,但怎么想怎么不畅快;


但若选择了学文,也许只能考个专科,男孩做这些咬文嚼字的工作,也许还会被说没出息,但即便这样,我还是想想就觉得开心。



那个暑假的某天,我们全体师生吃了一次“散伙饭”,说是散伙,他们是散不了的,开学后走到另一条路上的人,只有3个人。


那天大家彼此推杯换盏,我则像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略有尴尬,大家挨个走到班主任面前敬酒,班主任也给每位学生说点寄语。


我这个选择学文的,一万个不敢走上前。临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她跟前,缓缓举起杯子:


“那个……老师我要去文科班了。”


我现在还记得,老师姓任,任老师突然把嗓门抬高八度,夸张地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我们这来,然后说:


“你敢想敢为又肯下功夫,学理科会有好结果,即便学文,也是出类拔萃的!”


多数人为少数人的选择鼓起掌来,那天我喝了很多酒,应该是哭了。


离席之前,她走到我身边,拍着我肩膀小声说:


“做自己的决定,不用过分关注结果,哪怕是跟别人不一样,哪怕最后没成功,也是另一种收获,最起码,咱这辈子不后悔。


老师也知道语文课本里有这样的话:‘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当年的高考没有考这段话,但我还是考上了一本,直到现在,我仍记得这段话。


03

生活毕竟不是剧本,不可能每一个选择都指向大团圆的结局。


读大学的时候,学校组织运动会,男子5000米长跑,系里男生本来就少,这项最终没人报。


一方面,确实挺累。另一方面,跑不跑得完都是两说,即便跑下来,也注定拿不了什么好成绩,在七八千双眼睛面前,不够丢人的。


我上了,不是因为我有实力,仅仅因为,我想试试。


比赛前的一个月,我每天都在校园操场上跑,偶尔会撞见老师和同学,有天傍晚恰好碰上我特别崇拜的一位教授和他的妻子散步,他认出我来,便问:


“这是要参加运动会?”我说是的。


他笑了笑:“我也跑过,跑不赢都挺有意思的,坚持下来试试。” 


比赛那天,纵然经过一个月的魔鬼训练,我的速度有所提升,但由于过于兴奋,乱了节奏,气息调不匀……总之,我的确跑得慢。


我一直处在倒数第二的位置,但也算及格了,因为我把倒数第一的那个同学跑吐了。



毕业那会儿我特别想去读人大的研究生,录取率实在太低,身边的朋友也有劝我谨慎选择的。


当时有位曾教过我的老师恰好在人大读博士,我就忐忑地发了条短信给她,问她希望大不大。


没过一会,她一通电话打过来,说:


“很难,真的很难,要是从概率上讲吧,你十有八九是考不上的。”

“哦……”


“你知道吗?要花很多时间复习,竞争对手都不是一般人,是尖子里的尖子,筛选很严,而且你可能错过这一年中很多其他的机会……”

“哦……”


“但老师还是希望你试一试。”

“嗯?”


“我说,我还是希望,你,试,一,试。”

“可是……”


“我真的希望你试一试,不然你以后回忆起来,会一直想这个事儿。”

“嗯。”


我没考上,差了一点,即便最后调剂成功有学上了,事实就是没考上我心仪的那个专业。但,我舒坦了。


我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后来有谁问我选择性的问题,我会想起曾经对我说试试的那些人,于是我也会告诉对方,结果很有可能失败,但你应该试一试,再试一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江西理工大学树人网 ( 赣ICP备07002945号-1|给我们留言

GMT+8, 2018-11-14 14:42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18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