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长街秋忆

2014-11-19 19:58| 发布者: 陈丹| 查看: 24529| 评论: 0|来自: 非常校园网

摘要: 就在这无人的长街漫步时,忆起了那一季荷花的开落。也不知等待了多久,才等来这一抹斜阳,凄凄地凋零在深秋那柔情......

 就在这无人的长街漫步时,忆起了那一季荷花的开落。也不知等待了多久,才等来这一抹斜阳,凄凄地凋零在深秋那柔情的眼眸里。对秋的记忆总是那么浅,浅得使我未能积累下一点秋凉的感觉,不能像积累诗词那样记忆,更不能妄图去理解。

 好在我并不需要把秋天放在记忆里,该来的时候她总会来的。就像此刻路边零落满地的桂花香,把秋熏染得那样轻,那样静,却又不至于悲凉。喜欢在黄昏独自漫步无人的长街,看两旁秋叶飞旋,聆听你从远方捎来的呼唤。记不清是哪一天与你相识,如今却忽然恋上了那个叫远方的国度,而这远方究竟有多远,恐怕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只知道,秋与夜曾是那样热烈地相爱过。以至于当夜蒙住秋的眼睛时,秋总能窥见夜的灵魂。那些无法重拾的悲欢过往,酿成了一壶醇香的佳酿,每每回忆,都沁出淡淡的浓烈,浓烈又凄凉。然而,这壶佳酿我们无法去品尝,唯一的希望也就是但愿来时那颗宁静的心,能够不被光阴追逐,不被时间缠绕。宁可你,静含你美在红尘之外;宁可我,永远只与你隔岸相望。

 继续走着,在无人的长街,伶仃的影被斜阳拉长。两旁的银杏树仿佛还是去年的场景。但细心的人会告诉你,经过那一冬的摧残,这两旁银杏再没有一片是去年的旧叶,全是今春的新芽。岁岁年年花相似,也仅仅相似罢了。或许这一枝你曾深情凝眸,可如今,它要如何对一位痴情者作答?

 繁华,或许只是一季花开的喧哗,逃不了的,是最后的苍老。我们曾那样无奈着时光的逝去,也料想不到某些未来。幸而,生活仍在继续,时光不会停息,总有些东西不会那样轻易老去,一直深深地,深深地,沉潜在心底。

 街的尽头是一间古朴的老屋,那年的半截菖蒲和艾草,仍安详地挂在门楣,静静看过温柔岁月里多少聚散离合、人世沧桑。一只白毛的老狗倚在木门边,只轻轻一抖身子,便让人领悟:那些地老天荒的讲述,都抵不过它这一生的幸福与安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江西省、工信部、教育部共建江西理工大学

Archiver|手机版|江西理工大学树人网 ( 赣ICP备07002945号-1|给我们留言

GMT+8, 2017-9-24 20:19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顶部